行路人评论了出·路

2019-04-06 22:38:52 0
作为一部反映社会现实题材的纪录片,其追求的价值应如何体现?我想除了给历史留下一段真实的影像记录,使得后来人能更形象地观察到特定时期人们的社会活动与生存状态之外,我们更希望的是能够借此挖掘出这个时期社会内在的典型矛盾和冲突,唤起观众对当前社会问题的关注与反思,从而推动社会的文明与进步,这才是一部称得上有思想内涵、有社会价值的影片的意义所在。 《出路》这部影片以三个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地区各具代表性的真实人物--甘肃会宁山区的贫困小学生马百娟、湖北咸宁三次参加高考的农村单亲男孩徐佳、在北京拥有一方院落的知识分子家庭休学子女袁晗寒,他们为了书写自己未来的人生而不断找寻出路的历程为主线,进行了长达六年的跟踪拍摄,用平行播放的手法向我们对比展示了影院之外中国不同家庭背景下的他们各自面临的困境和为之付出的汗水,以及命运收获的差异。在这种同步展示的过程中,三位主人公生命历程变化和最后结果对比的反差效果,由于影片的纪实性而烘托得尤为强烈,使我们在为个体竭力拼博的精神而欣慰,在对个人面对无法选择的成长环境倍感无力而嗟叹的同时,不得不对社会自身的价值和作用引发进一步的思考。 影片中马百娟、徐佳家庭的生存状态是中国广大底层民众生活的一个典型,在这二位主人公及其家庭找寻出路的过程中,我们除了看到他们付出的艰辛努力之外,相比袁晗寒,更感觉到似乎有一种无可挽回的命运归宿在等待着他们。同样是面临学业上的困境,马百娟选择小学辍学在家等待结婚生子,徐佳三次高考后终于如愿上了大学,四年后获得了一份比他先父更体面一些的打工工作,高中休学的袁晗寒尝试了创业艰辛后则转而去德国留学,最终开立了自己的艺术公司。每个人的青春历程都是一部奋斗史。在这些生命不断奋斗甚至挣扎着为各自的人生找寻出路的关键时刻,除了家庭给予的帮助,我们这个社会能不能够投入更多的关注再为他们多做些什么?马百娟的家庭从甘肃深山搬迁到了宁夏农村,政府也提供了九年制义务教育的机会,但是对于困难家庭经济状况的改变以及失学儿童的关爱,我们这个社会显然还可以也有责任做得更多;徐佳从农村考入大学似乎找寻到了新的出路,然而正如他自己签订完就业协议后所言,“对未来一无所知,感觉像把自己一下子卖了出去,心里很忐忑”。徐佳是幸运的,毕竟三次的高考终于给了他一个恰当的交待;徐佳是痛苦的,因为似乎只有高考才是他的唯一选择;徐佳是可悲的,在他的青春记忆里一切的拼搏都是为了生存,而即便考取了大学也并不意味着自己已经走出了打工的宿命。 每一个生命的成长都离不开自身的努力。但除此以外,我认为社会不仅仅是作为他们的一个背景而存在,更有责任给予他们帮助,给予他们更多可选择的道路,尤其是对于那些广大的仍在底层困境中挣扎的人们。今天,我们在追求社会快速发展、享受经济增长成果的过程中,如何关注到每一个个体自身存在的价值?如何尊重生命的自由意志?如何表达他们各自的利益关切?我想,这是《出路》这部影片能够给我们带来的最有益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