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戈多评论了出·路

2019-04-03 22:17:40 2
1998年的新华字典上有这样一句话"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 出路这部耗时六年的纪录片讲的就是三种不同的出路,三个不同阶层的人生。马百娟的生活环境是我难以想象和忍受的,节目组刚找到她时她只有10岁,生活对她来说更像是生存,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个有灵气有梦想的女孩,可以在日记本中写到"我念完了小学要去镇上念中学,以后要去北京读大学,要每个月挣1000元买很多面粉很多水,因为家里吃不上饭” 。徐佳代表的应该是我父母那一辈或者是现在少部分群体,全村为数不多的大学生,竭尽全力考进大学就等于一脚跳入龙门。袁晗寒在片中可能显得更为幸运,因为家境的优渥可以免去很多物质上的烦恼,有机会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是这也给她带来了同样的焦虑—无聊,漫无目的的无聊,怎么应对无聊成了她一直要应对的难题。 六年,六年的拍摄记录了一个人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时期。六年后马百娟嫁给了自己的表哥,正如她爷爷说的那样,女孩子就应该找个人家嫁了,靠女婿养着,这是她最好的出路。这个时候的马百娟已经在片中很少说话了,16岁的她还是会笑,但也不会提起想要一个月挣1000养家了,因为她初中没毕业就辍学了,老师说到她是学习态度最认真的一个,虽然有时连简单的加减法都不会算但依然会把空格填上。六年前徐佳正在进行第三次复读,后来他考上了大学,和众多普通大学生一样求职,实习,他大学到正式工作期间回家和母亲谈论得最多的就是以后工作问题,当他签订第一份合约时立即和母亲汇报了工资状况,那个时候的他没有丝毫轻松,因为他觉得把自己卖了。袁晗寒去了德国留学,考上了理想的学校,放假回国时选择去了不同城市的美术馆实习,因为她认为放假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学有所用,她理想的生活是可以在每个地方待一会,最好能靠能力谋生,如果实在不行就留在一个地方工作吧,反正德国是不想再待了,后来她也开了自己的公司,学业和事业她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也没有想过成功或者失败。 其实这部片子让我感受很深的就是这种阶层差异带来的影响,这学期的传播学中有一个理论叫做"知识鸿沟”—社会阶级越高的人获得信息享受资源远远比低一级的人来得更快,马百娟的阶层注定了她会经历在我们看来比较不理想的一生,她目前的目标就是能和丈夫养活这个家吃饱饭。徐佳正是努力突破父母阶层的人,父母是农民工但相信学历是王道,他上的大学的,专业我不知是否是他喜欢的,但他的目的就是能够回报父母,在城市扎根。袁晗寒是大多数人羡慕的,她的想法也更加有自己的观念。就像这个社会的大多数中层人民一样,都以为上了大学就能高枕无忧了,但其实真正的分水岭也在大学,家庭十几年来固化的想法是在脑海里扎根的,起跑线并不是指书面上的成绩好坏,也指各方面的能力和思想,你以后能够奋斗到和你的父母一个阶层并不太难,难的是你达到比你父母更高的阶级。一切都说不准,或许又一个6年后,马百娟的孩子会变成另一个徐佳,马百娟会像徐佳的父母一样要求孩子一定要考上好大学,而徐佳的孩子可能也会变成另一个享有好资源的袁晗寒,这是徐佳奋斗的结果,他会给自己孩子更好的资源更多可供选择的未来。压抑感是有的,有的人会说一代传一代死循环下去是最终结果,但总会有一代会打破这个僵局,不管你是处于哪个阶层,都应该尽力去生活,我们无法评判每个人的生活品质,但每一种生活都是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