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年度最神秘的电影,限量点映正式开启

2019-01-10 15:55:50 115

近几年,国产电影一次次在影院里创造票房奇迹,其中不乏佳作。这似乎都在向我们证明,国产电影的春天就要来了。

 

但事实上,这句话里,缺了两个字——“商业”。这个即将到来,或者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到来的春天,是特指的“国产商业电影”。当然,商业片的繁荣,并不是一件坏事,但客观上来说,这对于艺术电影无疑是一次挤压。

 

电影本就是一场奢侈的梦,而艺术电影则是更为曲高和寡的梦中苦旅。为了顺应市场,很多导演不得不从艺术电影转向商业电影。而本应充满多种可能性的艺术电影,也会为了谋求更好的出路,不得不放弃作者性,向通俗妥协。

 

而那些毫不妥协,仍在坚持的,要么幻灭成了悲剧,要么活着成了孤岛。刚刚获得金马奖最佳影片的《大象席地而坐》,最终以“遗作”的方式走进大众的视野,这无疑是令人遗憾的。


 

没人想再看到用作者之殇换来的作品之幸,我们还拥有那些尚且活着的孤岛,大象愿做一条往来的渡船。

 

这次大象带来的电影是章明导演的《冥王星时刻》艺术电影这条路他走了22年,而《冥王星时刻》是他从影22年以来唯一一部正式公映的作品。


导演: 章明
编剧: 章明 / 龚竽溪
主演: 王学兵 / 刘丹 / 母其弥雅 / 曾美慧孜 / 李心然 / 易大千
类型: 剧情


1996年,章明的第一部长片处女作《巫山云雨》,以独特的美学风格亮相釜山电影节,并收获了“新浪潮奖”。之后他接连拍摄了《郎在对门唱山歌》、《他们的名字叫红》、《秘语十七小时》、《新娘》……这些艺术电影保持了他一贯神秘主义的风格和强烈的作者性,也让他成为第六代导演里最特别的一个。


对于商业电影来说,最大的喜讯通常是“票房过N亿”,而对于艺术电影来说,最大的喜讯是“能公映”。

 

庆幸的是,这部堪称年度最神秘的作品《冥王星时刻》,终于将在大象和大家见面。这也是《冥王星时刻》继戛纳国际电影节和平遥国际影展之后,第一次正式和大家见面。


出于对艺术片本身的保护,影片仅在大象独家限量点映200场,只愿寻找到真正能静下心来欣赏艺术电影,珍视好电影的观众。


扫码提前预约!

 

《冥王星时刻》是今年入围戛纳国际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的华语电影独苗,今年10月也在第2届平遥电影节上惊艳亮相。

 

影片由沈暘担任监制,她所监制过的作品都堪称华语艺术片的精品,《白日焰火》斩获了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而新人导演毕赣的两部电影《路边野餐》和《地球最后的夜晚》也屡屡现身电影节,口碑颇高。



还值得一提的是《冥王星时刻》的演员,男主王学兵是绝对的演技派,他在《一个勺子》里的表演令人印象深刻,也因此获得了金马最佳男配的提名。近几年,他活跃在话剧舞台上,表演也因此走向了另一个新阶段。



另一位领衔出演的曾美慧孜,她也是参与今年金马影后角逐的大热门。虽然她的名字对于大多数观众来说并不熟悉,但是她却拥有一张极易被辨识的电影脸。

 

她在电影《苹果》、《地球最后的夜晚》里都贡献了出彩的表演。而在《冥王星时刻》里,她的一段奔跑的长镜头,更是被观众赞为“一个只用背就能演戏的演员”



回到电影本身。相信很多观众一开始被电影的名字所吸引,到底什么是“冥王星时刻”呢?

 

冥王星,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所偏爱的一颗星星,它从行星降级为矮行星一度成为舆论争论的焦点。冥王星的超级人气,源于它吹不散的神秘感,因为太过遥远,难以勘测。人类对于冥王星的了解太少,我们只知道它又冷又远又小,因此它本身就成了神秘和孤独的代言词。

 

在电影《冥王星时刻》中,冥王星成了一种象征,既象征了电影本身的神秘气质,也象征了电影主角孤独昏暗的生命状态。所谓的“冥王星时刻”就是指的人生中那些看不见希望,混沌不知方向的至暗时刻。这个电影其实也是导演对于自己人生中灰暗时刻的一次回望。



电影将主要场景放在了阴雨绵绵的神农架,那里一直有着红毛野人的传说,有人目睹过,却一直没能留下影像证据。除了疑似来自远古的生物,神农架还保留着远古文化的记忆,几十年前汉族首部创世史诗《黑暗传》在此被发现。

 

男主王准是名艺术片导演,他正在筹备一部关于《黑暗传》的电影,但剧本创作陷入困境。于是他带着自己的团队4人一起到神农架地区采风,想要追寻神秘的《黑暗传》,获得创作灵感。

 


《黑暗传》一直以来都以歌本的形式在民间流传,但传唱的人越来越少,踪迹难寻。而且《黑暗传》也不能随便唱,这是“丧歌”,只有在葬礼上才能唱。更为诡异是,传说所有亲眼看过《黑暗传》的人,最后都瞎了。

 

导演王准,究竟能不能听到《黑暗传》,能不能走出创作困境,都成了这趟采风之旅的未知。

 

除了导演王准之外,团队里的每一个人也正在面临各自的困境。

 

干练的制片人精通各国语言但依然无法为影片拉到投资,连采风的交通工具,都在不断降级,从原定的吉普变成面包车,到最后,一行人只能徒步。



王导的“粉丝”度春,是电影学院的大三学生,她在团队里负责拍摄素材。她认为观众应该看他们平常看不见的东西,但她自己也不知道那些是什么,只是相信王准能看见。可是这一路,王准的迷茫,也让她重新陷入迷茫。


 

演员小白,就和名字一样是个小白,他非常单纯,就想好好演戏,一路上都试图引起导演的重视。但是无论他多用力,存在感都极低,没有人过问他的意见,也无人真的在乎他的想法。


 

向导老罗,是当地的小领导,为人热情但极其不靠谱。他是老一辈的人,习惯了把冠冕堂皇的话挂在嘴边,他是整个团队的带路人,却也是最格格不入的一个。他无法理解年轻人的想法,也无法获得他们的信任,在这个团队里他始终是外人,是终归会离队的旁听者。



五个人,看上去明明是在走同一条路,但事实上,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的心思、感受是完全不同的。导演用镜头视点的转变,表现了这种“同路异梦”的疏离感。

 

影片的视点变化,像是一场接力比赛,视点的“接力棒”会按顺序传递到每一个角色的手中,因此我们将在这段旅途中,和每一个角色同行一段路,通过他们的眼睛和耳朵,截取到这次采风之行的一个侧面,观察到那些隐秘的人与人之间的暧昧与对抗关系。



影片叙事主线是一次团队采风,经常会出现多人同框的场景,因此导演很多时候需要在一个镜头里同时处理多组人物关系。在影片中,导演对于前后景的应用极其亮眼。以下图为例。


 

前景是演员小白在睡觉,后景是导演王准和度春在交谈。小白虽然闭着眼睛,但占据了大面积的画幅,让我们怀疑他究竟是睡着了还是在偷听,而王准和度春也有同样的疑惑,所以,他们会不时警惕地看向小白的方向。


一个镜头,用前后景分别交代了两件并行的事情——睡觉(或偷听)和交谈,而后又通过人物的眼神,将看似孤立的两件事的内在关系进行了交代——偷听和反偷听。刚刚所讲的,仅仅是影片中的一个镜头而已。里面还有太多绝妙的细节等着大家去解锁。

 

《冥王星时刻》就像是个对外开放的“探秘”旅程,影片中引用了一位法国作家的名言:“别走在我后面,因为我不会领路;别走在我前面,因为我不会跟随;走在我的身边吧,像朋友一样。”而这部电影真正做到了让我们走到人物身边,与他们并肩同行,我们不光跟着他们置身大山之中,寻找《黑暗传》的踪影,甚至还能够徘徊在队伍中间,探寻人与人之间和每个人背后的秘密。


 

观众就应该看他们看不见的东西,而在这个电影里,那些曾经被隐藏忽略的东西,章明导演让我们看见了。

 

《冥王星时刻》从制作到公映艰难的走了四年,而这一段艰难仅仅只是章明从影生涯的五分之一。最近他正在筹备的新片又遇到了瓶颈,“冥王星时刻”再一次笼罩在了他的头顶。

 

让好电影遇见对的观众,这是大象的初衷。《冥王星时刻》正在寻找热爱电影的你。发起通道现已正式开启,只在大象点映。